L. 羅恩 賀伯特傳記:山達基教會的創始人,生活故事,影片,節錄與照片。
L. RON HUBBARD BOOKS

創始人

L. 羅恩 賀伯特這樣寫道:「我的哲學的第一項原則是:智慧屬於任何想要尋求它的人。智慧該是平民百姓和帝王將相都能使用的,而不該讓人感到敬畏。」對於這一點,他又附加說,哲學必須能夠應用,因為「死守著發霉的書本,這樣的學習對任何人來說,都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因此,除非它可以被使用,否則它就沒有價值。」最後,他聲明哲學知識只有在真實和有效時才有價值,而他也藉此設下了戴尼提山達基的範疇。

L. 羅恩 賀伯特如何開始發現這些主題,這可是一個很浩大的故事,實際上,這個故事是開始於這個(二十)世紀的最初數十年,隨著他與蒙大拿州海倫那家鄉周圍的印地安黑腳族土著成為好友開始。在這些人當中,很值得注意的是一名資歷完整的部落醫生,當地稱他為「老湯姆」。在最後成為罕見的關係中,六歲的羅恩不但獲得與他歃血為盟,結為拜把兄弟的榮耀,而且還得到他的循循教導,得以理解一項超群卓越的精神遺產。

而可以被視為是他下一個里程碑的事情,在西元1923年,12 歲的L. 羅恩 賀伯特開始和一名海軍中校約瑟夫 C. 湯普森(Joseph C. Thompson)研究佛洛伊德的理論──  雖然賀伯特先生他本身從未接受過精神分析,但揭露那些東西依然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後來寫道:就算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佛洛依德至少推進了「可以對心靈做些事情」的這個想法。

這個旅程決定性的第三步則是在亞洲,賀伯特先生最後在那裡花了兩年,大部分的時間在旅行和研究上。在那裡,他成為少數獲准進入中國西部高原上,傳說中的西藏喇嘛寺院的美國人之一,而且他還實地和忽必烈可汗皇家宮廷魔術師的最後一代傳人學藝。然而,無論這樣的冒險看起來有多麼使人著迷,他最後也承認,關於人類的心靈和靈魂,他並沒有找到任何有用或可預測的東西。

[inline|iid=173]賀伯特先生在西元1929 年回到美國,他進入喬治華盛頓大學就學,他在那裡研讀工程、數學和核子物理──  所有使他得以順利完成後來哲學研究調查的訓練;事實上,L. 羅恩 賀伯特是第一個嚴謹地使用西方科學的方法,來研究靈魂事物的人。然而,大學除了基礎的方法論之外,並沒有提供任何其他的事物。確實,正如他後來所說的:「非常明顯的事情是,我正在處理一個文化,而我也活在這個文化裡,但這個文化對於心靈的事情,比我曾經接觸過的最低等原始部落知道得還要少。」然後他又說道:「而我也知道,東方人無法像我曾經預期的那樣,深入而不出所料地觸及心靈的謎團,所以我知道我必須要做很多的研究。」

實際上,那項研究耗費了他接下來的二十年,並讓他走過至少二十一個種族與文化,其中包括了太平洋西北岸的印地安部族、菲律賓的塔加拉族(Tagalogs),還有他常常開玩笑的布隆克斯區(Bronx,在紐約市)的人。以最簡單的話來說,他在這段時期的工作,集中在兩個基礎的課題上。第一項課題是從他在大學所從事的實驗擴展而來的:他在搜尋人們長期思索的生命力,也就是人類意識的起源。下一個課題則和第一個課題難分難解地連接在一起:他希望定出生命的共同基本因素;因為他推論說,只有確立了那一點,關於人類狀況,一個人才能有效地決定什麼東西是既真實又可行的。

[inline|iid=174]

那項搜尋的第一個高原期,在西元1938年隨著題名為《石中劍》(Excalibur)的未公開原稿而到來。本質上,那部作品提出生命並不只是一連串隨意的化學反應而已,並說某個可被定義的驅動力便是所有人類行為的基礎。他聲稱那個驅動力就是生存,而它在所有的人當中,構成了最普遍的唯一力量。人類正在生存,這並不是一個新的觀念, 但生存是存在的唯一根本的共同基本因素,這卻是一個新的觀念,而在這一點上,它也為所有接下來的研究立下了標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