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偉大?
L. RON HUBBARD BOOKS

什麼是偉大?
L. 羅恩 賀伯特著

衝突或寬容、合作或對立、愛或恨,這些是日常生活和國際事務都會遇到的問題。在1966年春天賀伯特先生寫的一篇文章說:當一個人心中有恨,他要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快樂呢?

對一個人來說,這世上最艱鉅的任務,就是無論有什麼理由不應如此,都仍持續地愛著他的伙伴。

能夠持續這麼做,是真正理智與偉大的印記。

對於能做到這點的人而言,未來是充滿希望的。

至於無法做到的人,眼前則盡是憂傷、憎恨與絕望。而這些東西並無法形成偉大、理智或快樂。

受到誘惑而去憎恨,是基本的陷阱之一。

有些人會選定你來做他們的劊子手。有時候,為了保障他人的安全,你必須行動。不過,你不需要恨他們。

真正的偉大,就是不因他人對自己的惡行而改變。而一個真正偉大的人會愛他的伙伴,因為他瞭解他們。

能在執行任務時不對試圖阻礙你的人發怒,便是偉大與理智的展現。也唯有如此,你才能獲得快樂。

試圖在生活中獲得任何一種值得擁有的特質,都是高尚的行為。而最困難,也最需要獲得的特質,就是能夠去愛你的伙伴,即使有諸多理由要你不這麼做。

如果有所謂聖人的特質存在,那不會是「寬恕」。「寬恕」是在接受行為的偏差。接受那些是沒有道理的。而且,一個人必須先認定那個行為不好,才能去寬恕。「寬恕」的層次低得多,也相當具有譴責的成分。

真正的偉大,就是不因他人對自己的惡行而改變。而一個真正偉大的人會愛他的伙伴,因為他瞭解他們。

畢竟,他們都同在一個陷阱裡。有些人未察覺這件事,有些人因此而瘋狂,有些人則表現得跟背叛他們的人一樣。但是將軍、清道夫、總統、瘋子……所有的人都在同一個陷阱裡。他們之所以如此表現,是因為他們都同樣身受這個宇宙殘酷的壓力。

在我們之中,有些人雖然遭受這些壓力,卻仍繼續工作著。其他人則早已屈服,以他們狂亂靈魂的姿態,咆哮、凌虐、昂首闊步。

我們至少可以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偉大並非來自殘暴的戰爭或廣大的知名度。它來自於對自身善良本質的忠誠、來自於持續助人,而且無論他人怎麼做、怎麼說、怎麼想,無論遭受如何猛烈的攻擊,都仍堅持到底,不改對人類的基本態度。

如此看來,真正的偉大須仰賴完全的智慧。人會做出那樣的行為,是因為他們就是那樣的人──他們是掉入陷阱的精神個體,在無法承受的壓迫下粉身碎骨。即便他們因此發狂,憑著錯誤的解釋下令摧毀多個國家,我們依然能瞭解他們這麼做的原因,以及他們瘋狂的程度。一個人又何必因為他人喪失了自我,無法面對他們悲慘的命運,而改變初衷,開始憎恨他們呢?

正義、慈悲、寬恕,相較於在挑釁或要求下依舊不改初衷的能力,顯得一點也不重要。

一個人必須行動,必須維持秩序與公義,但他不須去憎恨或尋求報復。

人是脆弱的,他會犯錯,這是事實。人性本善,但人也會行惡。

唯有當一個人懷著仇恨,他企圖維持秩序或保衛他人的行為才會成為惡行。或者他行使懲戒的理由,是基於自身安全而枉顧了他人。也或許是更糟的情況:他的行為,純粹是出於他對殘暴的嗜好。

完全枉顧秩序是一種瘋狂的行為。你只消去看看精神失常者的財產和環境,就會瞭解這點。有能力的人會讓事物井然有序。

當暴行假借紀律之名來支配一個族群時,這個族群就學會了憎恨,並且註定滅亡。

真正的課題是學習愛人。

想要安然無恙地度日,就一定要學會這點──永遠不要把他人對你的行為當作憎恨的依據。永遠不要渴望報復。

能夠愛人類──縱使有種種誘因、種種挑釁、種種不該愛的理由,都還是愛著人類──那需要的是真正的力量。

快樂和力量唯有在沒有仇恨的地方才能持久。憎恨本身就是通往災難的道路。愛是通往力量的道路。毫不動搖的愛是一個人得以偉大的祕密,而它也非常可能是這個宇宙間最偉大的祕密。